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牛的博客

书能香我无需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过成长的车轮  

2009-12-29 16:28:25|  分类: 杂文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不能简单的等待成长。

 

我站在厨房门口听爸爸骂我,很大的声音,邻居家的小孩趴在门口探头探脑,我很尴尬地站着,端着盘子,他的手一直指到我脸上,我双手护着盘子生怕它掉到地上招来一顿毒打。

自从妈妈离开家后,爸爸就变成了这样子。那天我在上课,妈妈来学校看我,一切都很正常,她理了理我衣角,说了句下午放学早点回家。放学后老师留我做值日,我向同桌说让她帮忙,背着书包一溜烟跑了回去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看到班主任领着他孩子迎面走过来,赶快躲到一家小店铺里,看着他们从我身边经过,我才乐悠悠地往家走。

打开门就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抽烟,听到我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把烟灰缸丢向我,头一偏,烟灰缸砸在墙上,“咣当”一声,我愣了。

“滚,你怎么不跟着跑呢?滚出去永远别回来!”钥匙链在手上缠绕着,我拼命地解却解不掉。爸爸走了过来,踢了我一脚:“你妈都跑了,你怎么不跟着跑啊,你娘俩都滚出去别回来啊!”我怯怯地看着他,理不清思绪却又不敢问。我惊恐地看着爸爸血红的眼睛,想着妈妈下午去学校看我时安静的表情,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那天晚上我被邻居阿姨拉她家里住了。爸爸不停地吼我,不停地摔东西,嗓子都喊哑了,我去给他倒了杯盐水缓解嗓子充血,他抓起水杯一把泼在我脸上:“你滚啊,跟你妈一起能滚多远滚多远!”温盐水顺着头发往下滴,和泪水混合在一起,邻居阿姨在凌晨2点时把我领到她家,和她小女儿睡一起,我蜷缩在被窝里哭了一夜。

第二天,我没带书包去上课,我的钥匙在他撕打过程中掉在了地板上,不知道最后又被踢到了哪里,爸爸没起床我也不敢去敲门,他折腾了一夜也该好好休息休息,也许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转。

上学的路上我把双手插在口袋里,低着头,习惯的走在每天都要走的路上。不同的是,我没有了欢乐,也似乎没有悲伤。路上有同学和我打招呼,我木然地应着。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偶尔抬头,看熟悉的草木和街上匆匆而过的行人,依旧亲切却遥不可及。从前,宛若一场清晰的梦。

老师让我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我在数手上的伤痕,我不知道是昨天被钥匙链划上的,还是在撕打过程中扯伤的。老师喊我起来背课文,同桌推我起来,才想起还没有背书,老师走过来拨开我头发看着眼角的伤痕问我怎么了,我说不小心摔跤撞到的,声音小到自己都听不到。老师拍拍我肩膀让我坐下,周围窃窃私语,我尴尬地把头埋在书桌上不肯抬起。

这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,两周前好朋友们都说好了去给我庆祝生日,放学的时候,大家一起围在我桌前很是兴奋的样子,我小声地拒绝了,说我不舒服,还有事,说完从人群中挤开飞快地跑回家。

到家不到十分钟朋友们全来了,他们唧唧喳喳地笑着进门,大喊亲爱的生日快乐的时候,我拿着扫帚手足无措地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,赶快迎他们进屋,心里不停地祈祷着爸爸今天不要早回来,一定要加班。这是我那个生日许下的唯一心愿。

在大家插上蜡烛的时候,我从厨房端着菜出来,爸爸回来了,他又喝了酒,看到我就骂,很大的声音,同学们呼啦啦从屋里跑了出来,我尴尬地站着,端着盘子,他的手一直指到我脸上,我双手护着盘子生怕它掉到地上,同学们见势全走了,随着关门的声音,我手里的盘子终于“啪”地掉在地上,碎了。那一刻真安静,只有蛋糕上的蜡烛,不知道在为谁默默的燃烧。蜡烛烧到了尽头,我才拖着麻木的双脚回房,默默地把蛋糕收起来放进冰箱,爸爸不依不饶地跟进来把蛋糕取出扔了出去,我想拦已经晚了,眼睁睁地看着同学们送我的蛋糕摔在地上,涂抹成了一幅惨白的画。

爸爸说,滚外婆那里去吧,别让我再看到你。

我很听话地滚了出去,用一个大大的包塞满我的课本和衣服滚了出去。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他,他在屋里不停地走,不停地念叨着这个该扔掉那个该扔掉。我关上门,把他的声音隔绝,也隔绝了一夜间突然陌生的家。他丢掉了我,在妈妈丢下我之后,爸爸也丢下了我。

站在外婆家门口,听到舅妈和小舅的争吵,又是因为舅舅抽烟、喝酒和晚归。没有外婆的声音,我知道她又躲在屋子里暗自垂泪,她还不知道妈妈离家的消息。这个可怜的老太婆,辛苦了一辈子,晚年生活也如此不堪。

我调转车头走了出去,不知道再去哪里。夜开始深了,越来越少的行人也是赶在回家的路上吧。居民楼的灯光一盏盏的熄灭着,有零星的微弱的电视机和小孩子的哭声传出来。更多的人已经安稳的睡了,整个世界都睡了,除了我。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骑着车子,微弱的路灯昏黄的亮着,照不清远方的路。

不知不觉来到学校,看着紧闭的大门,突然觉得平时想一度逃离的校园多么温馨。我停了下来,不再走。我靠着大门坐下,等待天亮,拿出课本背书。自从那天背不出课文开始,我就格外用心去背很多东西,我怕老师有一天也会说,我不要你了,你学习不好,你走吧。明知道不可能,却还是忍不住一遍遍地想。这个世界怎么了?我不知道,只晓得我开始变得格外敏感,甚至神神叨叨。

学校大门刚开我就去职工宿舍找班主任,要向学校申请住寝室。我去找班主任的时候她问我怎么回事,我笑着说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学习,可她看着我手里拎着的大包书本和衣服一瞬间就明白了。在她眼里我始终是个爱和家人闹矛盾的孩子。她说,下午放学我去家访吧。我慌了神,哆嗦着给自己和她找了很多借口,她安静地看着我的眼睛不再说话,在她的注视下我忍不住哭了。妈妈最后一次见我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,什么都不说,可眼睛里却有着无限的宠爱。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她能那么狠心丢下我一走了之,大人们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始终是个解不开的谜。

马上放寒假,高三的要留校坚持到最后。我告诉她们我想留给自己多点时间来学习,所以先不回家,她们假装理解的样子。其实我知道,在我天天呆在学校偶尔去一趟外婆家,自己省吃俭用天天去打工挣生活费他们也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。但她们没人多问,只是默默地在生活上关心着我。

高三也放假了,室友说带我回家,我笑着摇头,说我也该回去了。我用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整理东西和思绪,在全校学生都走完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。

我留在了学校,一个人,没有对任何人说。因为高三寝室是单独隔开的,没有太多限制,我每天很早起床写作业,窗户上总是有很大雾气,让这个潮湿的房间更昏暗。我戴着很厚的手套在本子上写字,这种极其别扭的握笔姿势让我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字显得更丑,手套给不了我更多的温暖,仿佛在这个寒假我从来没有暖和过。

我不停地写字,然后不吃早饭,在8点的时候去学校门口的超市打工,穿着制服站在有暖气的超市里对每个人热情地打招呼。店长说了,要面带微笑,我拼命扯起自己的脸,却找不到以前的那种笑容,脸上的肌肉萎缩在一起不肯展开。

中午我和很多人在一起吃工作餐,大家笑着问我几岁,我腼腆地笑着说,十七岁。一个姐姐站在我旁边比画了下,我看你最多像十五岁。我笑,大口地吃饭不再做声,很多人都看着我,我垂下头,让长长的头发遮住眼睛,眼泪一滴滴混着饭被我吞进嘴里。

我利用午餐的时间跑出去打电话,一遍遍拨着那个烂熟在心的号码,电话里总是传来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。”到最后成了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。”可每天中午我都会跑出去,我期盼着有一天,电话里能传来妈妈的声音,传来她对我说,我回家了,你也回来吧……

下午五点,我拿着工作餐回到寝室,站了一天,腿已经僵硬了,我把饭使劲扎好,放在桌子上开始写作业。我不停给自己说,做十道题目再去吃饭,再做五道才能吃,再加三道,我不停地给自己定目标,不到很饿的时候我不吃。我不停地压抑自己的食欲,不断和自己做斗争,在实在看不到书本上的字的时候,我才开始拿起盒饭小口小口地吃。外面一片漆黑,我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害怕。放假学校不再供应电,我早已忘记曾经那个灯火辉煌的世界。每天吃过晚饭我就开始睡觉,一个人躺在黑暗里自己给自己说话,唱歌,讲故事,在泪水中睡着。

唯一的感觉是这个冬天特别冷,晚上我把所有人的被子全盖在身上还冷得发抖,我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,被冻醒,被梦里爸爸凶神恶煞的表情吓醒。我在黑暗里瞪大眼睛看着窗外,强迫自己背历史和政治题目,大声地背出来。高三的姐姐告诉我,要想有属于自己的生活,首先你得好好读书,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,可现在才明白它有怎样的重量。

我的心开始逐渐沉静。强迫自己做的事开始成为习惯,我不知道这是否有关麻木,我所知道的,就是有些生活已经注定离我远去,我无法回去,却不能不前行。

我在一个周末回去看了外婆,她的眼睛越来越不好使了,我站在她面前喊外婆我来了的时候,她使劲挤着眼睛看我,拉着我的手一遍遍地叫我小名,然后问我是不是妈妈出差了,前几天还打来电话问候外婆,听到这话,突然心里轻松了许多,原来妈妈一直都还惦记着家里。我拉着外婆的手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想,长久地一个人独处让我丧失了正常交流的能力。

外婆把我的手放在手心里紧紧握着,小声给我讲妈妈和我小时候的故事。这是我每次来看她必须要听的功课,每当她给我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,让我觉得我和妈妈永远都活在童年中,乖巧懂事,尽管,没有人可以拒绝成长。其实我还是羡慕外婆的,能够活在甜蜜的回忆里。

人,糊涂点还是好的。

要过年了,我口袋里还有剩余的300元工资,街上很热闹,大家都在忙着办年货。突然开始想家,也许一直在想,只不过能够拼命压抑内心的感受罢了。靠着校门站着,门卫大叔笑着向我打招呼,他是个好人,帮我隐瞒我一个人住在学校的事情,每次都很负责地在各个大楼前巡回。每天我进出校门的时候都会和我说阵话,偶尔他13岁的小女儿也会过来,找我一起玩,有时给他爸爸带好吃的,会绕过教学楼,绕过大寝室楼,到我们高三寝室里放到我门口。

我一直怀念以前的我,像她这个年龄的时候爸爸天天送我上学接我回家,我坐在车子后面张开胳膊像鸟一样,他把车子骑得飞快,我感觉自己随时就要飞起来。路上看到同学,我会尖叫着向他们打招呼,所有人都羡慕我有个能陪我玩的爸爸,不管做错什么事都不大声骂我的妈妈。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,但从某一天,我开始自己骑车上学了,我不能再张开双臂,因为我要用双手扶着车把,控制前进的方向。

我想家了。或者说,应该回去了。

钥匙已经丢了,我站在门口向里张望,坐在台阶上等,就像小时候等爸爸下班回家一样。天黑了,很冷,我靠着门坐着,有人在放烟花,大朵大朵地绽放。远处响起了熟悉的咳嗽声,我赶快起身,爸爸出现在眼前,他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,把门打开,我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。

屋里依旧是我熟悉的样子,只是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,年前,我会把它打扫干净的。我像个客人一样拘束地站着,爸爸还是什么话都没说,进厨房忙乎着做饭,我站在厨房门口望着他的背影,恍惚间觉得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。我转身回到自己房间,一个学期过去了,房间里一切都没变,但一切已经改变,在那些蜡烛燃尽的时候,我已经多了一道岁月的年轮。

我从书架下面翻到了我的钥匙,因为我不能每天等着爸爸开门,就像,我不能简单的等待成长。

 

 

踏过成长的车轮 - 牛牛 - moonlight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