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牛的博客

书能香我无需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年12月30日  

2009-12-30 21:06:55|  分类: 杂文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晨

天色很暗,空中飘起了雪花,纷纷扬扬,匆匆路人已顾不得朦胧睡意,都在急忙赶路,疲于奔命,此雪此景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,雪是那样纯洁,而漫漫雪中的人们都那样的争名逐利,人是会蜕变的,比如说我的爸爸。

教室里很暖和,望着窗外,远山沉默而朦胧,山下小屋还可以依稀看清,只是不见炊烟缕缕,真想到那里生活,真想回到小时候。

那时,我可熟背诗词中经典的几首,爸爸总扛着我到他们单位去玩,经常用炫耀的姿态让我背给他们同事听,我记得那时常背的一首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”

小时候我喜欢给爸爸的同事背诗,背完他会很高兴的扛着我去买零食,吃零食时是甜蜜的,我嘴里不住的嘎嘎吧吧,爸爸不断轻轻的捋我的头发。

上幼儿园时,我愿意得小红花,一但得了,我便会马上戴在胸前,妈妈来接我时,会夸一句“真精神”不管我的衣服造的多脏。

现在想来,那时他们爱的可能不是我,或许是小红花,也许吧。

中午

雪小一些了,但风刮了起来,虽然在食堂,但我还是冻的瑟瑟发抖,窗外雪野有些晃眼,我把目光收回来,仍慢悠悠的吃,眼前的玉米面粥犹如我现在的状态,一塌糊涂,这个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有点记不清了,大概是初中的某个阶段,从那时起,爸爸和我的话少了。

初二刚开学的那个夏天的傍晚,进家门我下了很大的勇气,那天我把学校试验楼里的灭火器放了个精光。

一进门,爸爸抽着烟,烟圈向上浮,幻化出万种姿态,屋子里很静,我一动不动的站着,等待着,爸爸始终没有说话。最后他挥了挥手,示意让我自己考虑去吧,那晚我始终没有等来惩罚的洗理。只记得爸妈卧室的灯很晚才关。

走在风中,不断的打着寒颤,我想那时我和父亲都蜕变了。

社会大潮总会改变一些人,我和爸爸也难逃一劫,我更加叛逆,而父亲更关心我学习,可能他虚荣了,我不再是他的骄傲,所以他不怎么跟我说话了,也不怎么疼爱我了,这个现象我能想得开,如果爸爸是教授、老板、高官,我也会很自豪。

风月

夜是黑暗的,我喜欢夜,然而今夜寒风凛冽,我发烧了,周身发冷,我回到家缩在沙发里,不断发抖,爸爸把电壶打开,沏了杯热茶送到了我手里,茶叶漂在水面,渐渐下沉,我喝了一口,热流像电一样,将全身变暖,父亲转身回了卧室,他一句话也没说,始终沉默,像早上雪中远山沉默,淳朴,他没变,是我蜕变了。

躺在床上,听窗外呼呼风声,尽管窗外寒冷至极,但还是有轮风月明亮地坠在空中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